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幸运飞艇代理 > 茶几系列 >
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 ——拜访国际儒联荣誉顾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05    浏览:
  

  孔德懋重回曲阜,也是之后的事了。1979年,她回归故乡拜祭父母和先祖,六十二岁的孔德懋走出罹难,开启新的人生。也是这一年,孔德懋担任北京西城区政协委员,1983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。1984年10月1日,孔德懋被特邀在观礼台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国庆大典。1994年10月5日,在国际儒学联合会成立大会上,时任国家主席同志接见了出席会议的部分代表,孔德懋是被接见的代表之一,聆听了的重要讲线周年,孔德懋应邀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国宴。孔德懋目前担任国际儒学联合会荣誉顾问、中国孔子基金会顾问等职,全国政协在职司局级待遇。

  走进孔老的家,感觉好像穿越了时光隧道,六七十平米的房子,八十年代的装修,狭小的客厅摆了两张沙发后就再没有多余的空间,我们把特意准备的一束鲜花放在茶几上。柯达从里屋搀扶着孔老慢慢走出来,大声告诉她:“国际儒联的曹秘书长来看您啦!”孔老耳朵不好使,但听清了这句话,她撑着一个助行器,边缓慢地挪动脚步边说:“曹秘书长啊,我知道!熟得很哪!”

  了解了孔老的生平历程,就不难理解她为什么总是感叹:“人老喽!不中用啦!”曾经风华正茂的她命运坎坷,遭受不公平的对待,六十多岁之后为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鞠躬尽瘁,不辞辛劳,多处奔波。如今已是百岁老人的她,心有余力,而力不能及,难免慨叹人生苦短,力不从心。

  有些人,值得我们用一生来敬仰。孔德懋老人就是这样的人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作为公众人物,孔德懋逐渐在国内外不同的重大场合出席与儒学相关的各种活动,传播儒家思想。改革开放初期,她满腔热情参政议政,积极引进外资,关心曲阜家乡建设,为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,正确评价孔子,肃清“文革”不良影响,让世界了解中国,发挥了重要作用。我国举办北京奥运会期间,90岁高龄的孔德懋写了《四海之内皆兄弟》一文,在报刊发表,讴歌祖国,欢庆奥运。在耄耋之年,她依旧辗转台湾及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等地访问,常年奔波劳走,多次参加国际儒学研讨会,发表演讲,进行文化交流。她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,为继承和发扬孔子文化事业,促进我国对外友好,促进海峡两岸三通,维护世界和平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孔德懋与弟弟孔德成相差三岁,自幼失去父母的照拂,这种处境使得姐弟格外情深。姐弟共同开蒙读书,五岁即上府学,请翰林授课,攻读四书五经,接受儒学全面系统的教育。两人一同学习,课余相伴游玩,是彼此感情上的依靠。1934年,十七岁的孔德懋远嫁北京,丈夫是清朝著名历史学家柯劭忞的小儿子柯昌汾,从此结束了她在孔府的生活,也不能再与弟弟朝夕相处。1948年末,末代衍圣公孔德成赴台,孔德懋匆匆赴南京告别,这一别就是四十二年。直到1990年姐弟二人在日本重逢,留下这张合影,合影上二人面无欢颜,悲辛交加,令人感慨万千。孔德成再也没有回到故乡。

  提前打电话联系孔老的儿子柯达先生,得知孔老行动不便,我们都心存不安,更加迫切地希望能够拜访孔老,能够当面问候老人家,能够一睹大家风范。怕打扰老人午休,时间约在下午三点,我们两点五十分到达她的住所,全国政协的公房,从增光路上一个不起眼的门口进入,很老的房子。曹凤泉先生为人严谨,未到约定时间,他不许我们敲门,说:“我们在外面等一会儿。”于是站在门口等,没过几分钟,一位身材高大、头发花白的男士拎着一袋蔬菜过来,一边与曹老热情地打招呼,一边掏出钥匙开门。他就是柯达先生,现在专职照顾年迈的母亲。

  原标题:风雨一杯酒,江山万里心 ——拜访国际儒联荣誉顾问孔德懋先生纪实

  就是这间老旧的房子,孔老已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可是,谁又敢轻视这间房子?这里住着孔子第77代嫡裔,这位跨越了一个世纪的睿智老人,这位历经苦难的风雨洗礼仍坚韧不拔的老人……在历史的长河中,风流人物如恒河沙数,皇帝的更替也是寻常,可是孔子及其家族,却是两千年来如江河一样流淌不息。就在这样逼仄的客厅里,一位百岁老人面带微笑,脸上闪耀着如春日般温暖和煦的光彩。恍惚间让人以为她不过是一位平凡的老人,如同我们的老祖母一般,安享晚年之福。然而,抬头之际,墙上悬挂的一幅大合影引人注目,细看,合影中双手相握的两位老人正是孔老与她的弟弟孔德成先生。让人不禁想起姐弟二人共同度过的童年时光,以及后来睽离数十载的苦痛经历。

  客厅的另一面墙上挂着一幅字“风雨一杯酒,江山万里心”,落款是“弟德成于台北”,这是孔德成先生亲笔题写送给姐姐的。借此为题,谨以此言表孔老的拳拳之心。

  2016年9月23日,国际儒联顾问联络委员会主任曹凤泉一行,满怀敬意,手捧鲜花,前往孔老住所拜访。

  落座之后,曹凤泉先生首先代表国际儒联滕文生会长向孔老致以问候,表达大家对孔老的关心与挂念,并将国际儒联编著的《全国百位书画家作品展》和《国际儒学联合会》宣传册送给孔老。接下来又向孔老介绍了即将出版的《国际儒学联合会顾问学术小传》的工作进展,孔老听力不好,时常需要柯达先生帮忙重复关键语句,但听清楚后她的反馈还是很好的,非常谦和地表示,感谢国际儒联和曹先生对她的关心和帮助,希望能够多向大家请教。孔老十分关心国际儒联的近况,并一一问候国际儒联的老朋友们,记忆力非常好,过去经常看望她的人都清楚地记得,说话中气实足,声音洪亮,看上去很难让人相信她已是百岁高龄。